EN [退出]
aveeno>中国新闻

_快男刘著男儿身女儿心 复旦教授力挺很正常(图)

2017-11-24 15:28

如果因为某些原因,一定要剪去长发褪下裙装才能继续“快乐男声”比赛,刘著说,“那就不参加了。”

这名出生于1991年的男孩(至少身份证上是这样写的),因为在今年的“快男”选拔中留长发穿女装,兼具一副天生女性的嗓子,迅速爆红,并成为舞美师笔下“今年快男的最后一根稻草”。

来源:南都娱乐周刊 采写:记者 曾明辉

刘著

刘著

自信的刘著享受着当“女人”的一切。

自信的刘著享受着当“女人”的一切。

生活中的刘著,也如女人一般艳丽。摄影_曾明辉

生活中的刘著,也如女人一般艳丽。摄影_曾明辉

刘著

性别:男

生日:1991年1月9日

星座:摩羯座

身高:168cm

体重:44kg

籍贯:四川南充

简历:目前就读于四川音乐学院,为作曲系录音班09级学生

不爱男装爱红装

刘著1米68的个头,身材纤长,腰身合围仅一尺七,一头波浪卷的及胸长发染成棕色,他声音尖细柔弱,宛若,不,就是女声,说话的时候,常常伴有“呀”“啊”这类带有撒娇意味的后缀。惟有两道被刘海遮住的英气剑眉,一只筋络分明的大手,才隐隐地提醒别人,他其实是一名男子。

刘著的女装史大约可以追溯到3岁,他开始穿裙子——刘著说,这说明他天性如此。不过当时父母并没有引以为意,只是不让他穿。

一直到初中前,身边同学仍然把他当成男生,至多面目清秀,上劳动课的时候手很巧。但终于有一天,初中老师命令刘著必须剪短齐耳的头发,像大多数男生那样。刘著开始拖延,而老师态度强硬,于是这个男孩面对老师嚎啕大哭——刘著解释说:“你叫一个小女孩把头发剪那样,她也会这样大哭的啊。”这是刘著对“大多数”的第一次反抗,最终以惊动父母来校、把头发剪断“一点点”收场。

此时,刘著的父母终于意识到,他们的孩子也许和大多数人不太一样,即使不能明目张胆地穿裙子,但刘著依然会动一些小脑筋,比如穿女性化的窄脚裤。父亲陪他做了一次心理咨询,咨询的结果使整个家庭坚定了信念,“真真正正觉得自己是健康的了。这对我是一种肯定,让我更加自信了。”刘著说,而家人则默许了刘著的选择,“如果你是父母,你也许会觉得,孩子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初中毕业,刘著来到成都川音附中,艺术类院校总是得风气之先,没有了外界桎梏的刘著感到很爽,他蓄长发,学习化妆,购置大量女装,并尝试穿高跟鞋,逐渐习惯被闺密们称作“著姐”。在成都读高中时,刘著每逢周末都会投奔堂姐刘文娟(音)家,刘文娟回忆,那些日子,每次两人在外面玩,她都把刘著介绍为“我妹妹”,不是因为怕惹麻烦,而是在她心里,这时他已经成为了“她”。

幸与不幸

刘著谈过恋爱,他喜欢男生,无果而终。

憧憬过花前月下的美好,说起来却惨然,“憧憬是憧憬,现实是现实。我分得很清楚。”刘著说,“我不难过,我只是无奈,因为我不能结婚,不能生小孩,那我也许可以在别的地方得到补偿,比如音乐。”

刘著的闺密范蠡蠡透露,刘著从小便展露了音乐天赋,他母亲是幼儿园教师,家里有一架风琴,而刘著竟无师自通地弹出《泰坦尼克号》主题曲《我心依旧》。10岁那年,刘著成为高龄琴童,翌年便考到十级。

认识刘著的人都慨叹他的幸运。他有开明的父母,知心的好友,宽容的环境。刘文娟说,整个刘氏家族都尊重刘著,叔伯长辈从来没有教育自己子女远离这个“异类”,与那些动辄对孩子爱打扮感到惶恐、怀疑是不是开始早恋的中国妈妈不同,刘母以儿子考上川音,并以这样反传统的方式走红快男而感到自豪。即便是在因为留发问题上发生过小冲突的初中,刘著依然能够在学生会组织中担任文艺部长,在学校庆典时表演钢琴。

进大学后第一次升旗仪式,刘著迟到了,一身华服和浓妆令满场师生侧目,之后他们陆续得知,这个长发清秀、穿裙子和高跟鞋的人竟是男儿身——听起来这比阿凡达还不像真的,于是举校皆惊。辅导员过来询问情况,让刘著到华西医院开出性别证明,不过事情到此为止,之后,刘著仍然同一堆男生住一屋。

“著姐”到底

刘著并不参与风行于男生寝室的各类网络游戏,业余时间,他更多地把自己丢到街上的大小女装店,或者半宅在寝室研习化妆技巧。

范蠡蠡常常陪着刘著压马路,她说在出名以前,只听老板娘夸奖刘著腿长,却从来没有被“识破”过—川音宿舍楼的看门大爷也不例外,报到的时候,他阻拦过这名“女子”进入男生宿舍。极具迷惑性的外表和声音,让刘著很少遭遇陌生人的白眼、嘘声和围观。所以更多的时候,压力其实来源于自己,出门在外,他拒绝上男厕所或者女厕所,只选择有独立单间的封闭式公共厕所。堂姐刘文娟则说,刘著花费了大量时间用于化妆,以至于她需要时常提醒:“再不出来就迟到啦!”

毫无疑问他是一个极爱美的“女子”—且不论这句话有没有错别字,但刘著习惯于穿上胸衣,“女孩子,当然要穿的啊。”他十分反感“伪娘”的提法,他说那些人在台上扮女人,生活当中恢复成男人,而他显然与这些人大不相同。当他看到李银河译著中有关“酷儿”(指性别领域的越轨分子)的描述—其中有“自由地生活”一句—他突然有些兴奋,“对对,自由地生活,就是这意思,只要不影响别人。”

如果因为某些原因,一定要剪去长发褪下裙装才能继续“快乐男声”,刘著说,“那就不参加了。”

○对话刘著

“我不能结婚,这是没有争议的”

刘著在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时表示,自己不是难过,是无奈。这是命运的安排。但是既然命运安排他不能结婚,不能生小孩,在其他方面就可以得到补偿。

南都娱乐:你觉得自己是男的还是女的?

刘著:男的啊,身份证上写得清清楚楚。(心理上呢?)女的。

南都娱乐: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是“女人”?

刘著:具体什么时候不知道。从小就有这种感觉,两三岁开始就喜欢穿裙子,觉得裙子很好看,那时候性别意识可能刚刚形成吧。爸爸妈妈一开始当然是反对的。

南都娱乐:他们有没有打骂过你?

刘著:没有打过骂过,都是互相分析,慢慢沟通。他们接受是一件正常的事情,我是他们亲生的,为什么不接受我?他们很爱我呀。我觉得现在我过得很好,他们看到就很开心的呀,他们没有必要找一些不必要的痛苦让我承受。你现在想如果你有个小孩这样,你可能没法接受,但这个事真的降临到你身上的时候,你会觉得他的快乐比其他的更重要。

南都娱乐:应该会有人感到很奇怪吧?你的声音这么像女的。

刘著:我觉得其实这是一个优势,因为我本来是女生心理,如果说话像男生反而会觉得别扭吧,现在这样自己心里就舒服点。

南都娱乐:对于自己喜欢扮成女人这件事,就没有困惑过?

刘著:肯定有困惑过,但都解决掉了。人生美好的事那么多,我干嘛要为这样一件小事情困惑?我是说,也许你们觉得这件事很大,但我就觉得是件小事情。想通了就很小,想不通永远是个坎。

南都娱乐:爸爸让你去做心理咨询,有没有反感?

刘著:他是为我好,无所谓啦。我自己也从中获得了自信。这对自己是一种肯定,觉得(喜欢扮女人)真正是健康的了。

南都娱乐:你好像有点难过。

刘著:不是难过,是无奈。这不是我能决定的,这是命运的安排。但是我觉得既然命运安排我不能结婚,不能生小孩,在其他方面我就可以得到补偿。每个人总有些遗憾吧。(你觉得这一定是你终身的遗憾了?)不能结婚,这是没有争议的。

南都娱乐:有没有那样的瞬间,你痛恨自己是男儿身?

刘著:以前偶尔有,现在成熟了就不这么想了,我有吃有穿,我很高兴。

○专家说法

性别是社会赋予的

顾晓鸣(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)

南都娱乐:现在选秀节目出了一些中性人,你怎么看?

顾晓鸣:男扮女装这件事,潜意识里你我都有的。历史上的“伪娘”,战国时有宋玉,书上说他“娴丽”,形容词用的是女字旁哦。魏晋时期的名士,也就是上流社会的绅士们,都喜欢化妆。现在不是也流行花衬衫和紧身西装嘛,就连顾老师这个老头子也开始留长头发了。

南都娱乐:你不觉得有点怪怪的么?

顾晓鸣:很正常的呀。人的性别从生理上讲,有男有女,固然是大自然的决定,但是女权主义认为,其实性别是社会赋予的,周围的环境对性别意识形成起到很大影响。男人为什么一定阳刚,女人为什么一定柔弱?这种看法就像看不起假小子一样,可笑。西方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经历性的革命以后,两性差异正在减少。我2000年的时候就在报纸上说,21世纪,很可能男女之别就会消失,你看,现在是不是有点苗头了?

南都娱乐:有家长说,如果媒体持续报道刘著这样的异类,会对孩子的性取向造成影响。

顾晓鸣:戆大(上海话,意为傻X)!李宇春现在的报道比刘著多多了吧,你觉得大街上是长头发的女人多呢还是短头发的女人多啦?你觉得深夜电视广告,都是劝女人隆胸呢,还是缩胸呢?是吧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25923.ddqdgj.cn/news/hot/76tasc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24 15:28

超时空大决战演员表  初恋这件小事影评分析  上善若水 厚德载物  女生玩的手机游戏  行尸之惧百度云资源  修真者在异世txt  脸型判断  夏目友人帐治愈系句子  夯大力现在在哪里看  闪婚老公太生猛唐一一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快男刘著男儿身女儿心 复旦教授力挺很正常(图)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先婚厚爱txt